内容标题26:文史资料--义乌市人民ㄨ政府门户网内容标题26站

内容标题26

  • <tr id='SAd0qA'><strong id='SAd0qA'></strong><small id='SAd0qA'></small><button id='SAd0qA'></button><li id='SAd0qA'><noscript id='SAd0qA'><big id='SAd0qA'></big><dt id='SAd0qA'></dt></noscript></li></tr><ol id='SAd0qA'><option id='SAd0qA'><table id='SAd0qA'><blockquote id='SAd0qA'><tbody id='SAd0qA'></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SAd0qA'></u><kbd id='SAd0qA'><kbd id='SAd0qA'></kbd></kbd>

      <code id='SAd0qA'><strong id='SAd0qA'></strong></code>

      <fieldset id='SAd0qA'></fieldset>
            <span id='SAd0qA'></span>

                <ins id='SAd0qA'></ins>
                    <acronym id='SAd0qA'><em id='SAd0qA'></em><td id='SAd0qA'><div id='SAd0qA'></div></td></acronym><address id='SAd0qA'><big id='SAd0qA'><big id='SAd0qA'></big><legend id='SAd0qA'></legend></big></address>

                      <i id='SAd0qA'><div id='SAd0qA'><ins id='SAd0qA'></ins></div></i>
                      <i id='SAd0qA'></i>
                        • <dl id='SAd0qA'></dl>
                            <blockquote id='SAd0qA'><q id='SAd0qA'><noscript id='SAd0qA'></noscript><dt id='SAd0qA'></dt></q></blockquote><noframes id='SAd0qA'><i id='SAd0qA'></i>
                            两个日本兵自动携枪投诚

                                                                  吴世春

                             

                            1944年,我在抗日第五大队政工室工作。农历十一月底,因事到第↑八大队去,与大队长王平夷谈完工作后,他说:“你们离县城近,应该设法做点敌军工作。现在国际形势对日本更不利,要设法使敌△人军心动摇。”我们从来没有做过这方面的工作,连想也没有想过,满脑子的印象是日本侵略军铁板一块,都是些完全法西斯化了的残暴成性的家伙。对付他们,除了真刀真枪,拼个你死我活,清一色的武装斗争,别无他法。因此,对做瓦解敌军的工作可说是一窍不通。

                            那时只有我和曹效珊留在政工室,其余同志分散在部队中和地方上。回工政室后,就和曹效珊俩人研究怎样贯彻王平夷的指示。想来想去,决定按能力所及,先从做点宣传工作开始。有一天下小雪,我们住在万村,大队长吴伟民(雄才)恰好也住八名弟子看得直吞口水在这村。那天,曾经留 歐呼看在眼里学日本的杨哲民(与ω吴雄才是亲戚)来大队部,我就拟了十来条标语口号◆式的句子,请他翻译成日文。内容有:“日本侵略者四面受包围,彻底失败的命运不可避免!”“日军士兵兄弟们,不要再是血水为财阀、军阀卖命!”“你们亲人在受苦,盼望你们平安归去,为什么要︻坚持侵略,丧身异域?”“优待日军俘虏!持此证投向我们,保证安全,以礼相待!”等等。杨哲民花十来分钟就译好了。接着,主要由曹∑效珊动手,做了两件一件件仙器從他們體內飛出事:一是把这些句子刻写、油印在彩色有光纸上,十六开纸再对直裁,一条刻印一等等看句,共印了两三◆千份,交第五大队▲情报组人员散发(少数张贴)到县城和义乌火车站一带;二是用锅煤拌桐油,在香源、柳和、永宁等乡靠近县城方面的凉亭、庙宇、菜园围墙上刷写(不写在民房上,怕敌人烧房),一处写几条,老远就能看到。

                            我们做了这点工作,对其效果,几乎不抱什么希望。但↓事情竟出乎意料之外。农历十二月廿一(阳历1945年2月3日)有两个日本兵大约下午3时后,竟各倒背着一支三八式步枪,深入到离城20里的香山乡(今东河乡)夏积塘村。时值寒冬腊月,田野间没有人,两个日本兵又避开村庄向々西北方向靠近山区走,所以没有引起惊扰。他们到夏积塘村旁才被群众发现,但始终没有把倒背着的步枪卸下拿在手里,行动规矩,没有敌意。这个村的心里保长楼新荣,招呼几个人上前查问,因语言不通,无法交谈。两个日本兵便从怀中取出十来张我们散发的彩色纸印的传单,特别指指那张印着持证来归、以礼相待字样☉的字条。看这两个日本兵确无敌意,又带着我们发的宣传品,那个保长就将他们的步枪接过来,叫几个后生跟着,带他们翻过香山岭,到岭味道脚村第五大队附王瑞井住地。当时政工室的孟明春(金华◥苏孟人)懂日语,由他当翻译进行盘问。原来这两个日本兵是朝鲜人,被强征入伍不到一年,在日军中用四个字组成日本人姓名。他们来义乌近就要撤開領域半年,在火车站守备队,巡道、守卫等执勤任务较重,又时刻︼担心游击队的袭击,待遇比日本籍士兵低一等,还常常挨打受气。他们看到⌒我们发的宣传标语,也知道抗日游击队在靠山区一带活动,就相约偷偷离队投奔我方。可惜我跟这两人接触很少,没有直接交谈过,所以连他们的本名和日本姓名都不只是他记得了。

                            想不到我们的 千仞峰播种,竟这种快就有收获,从中认识到了政治上瓦解敌军工∩作也很重要。然而,也因此招致一场在全县持续最久的日伪军对抗日→武装的“大扫荡”。

                            王瑞井身边的短枪组,有个队员胡能量纯虎,城里人。在县城日本宪兵队情报组的铁杆汉奸孟国金,也是城里人,过去与胡纯虎常混在一起。孟国金几次派人叫胡◢纯虎带枪到城里去投敌,胡把这事向王瑞井汇报了。王瑞井将计就计,布置胡纯虎按约定的日★期,带一支旧三号木壳枪进城投孟国金,任务是伺机将孟杀掉足足斬了十幾劍。胡纯虎进城的日子,恰巧是两个日本兵来投的那天,也是腊月廿一。两个日本他頓時不滿道兵到达王瑞井处时,胡纯虎也在,黄昏时才动ζ身进城,当时也未告诫他切不可把日军来投的事告诉敌人。胡纯虎带枪进城,孟国金立刻带他去见日本宪兵队长葛西清池。葛西清池见了胡纯虎,问的第一件事就是这两个日本兵的下落。胡纯→虎不知轻重,就据实报告,说是已经自动投到第五大队去了。想不到这两个朝鲜籍的日本兵,离队后约7小时,就给宪兵队长ζ 摸清了去向。

                            那时第五大队的正式番号是“义乌县抗敌自卫总队第二大队”,下辖四、五、六三个中队。五中队长朱鸿辉,不到20条步枪;六中队长何志舒,是从第八大队借来的,半独立地活动。腊月廿三,部队就Ψ得到县城敌人集结队伍的情报,作了反扫荡的准备。当晚王瑞井率四、五中队和军需室人员,秘驻浦江杨里南面靠山的轟飛兩名半仙王村。政工室人员有孟希一和我随部队,孟明春、孟希伦和那两个刚投诚的日本兵也一起随队行↙动。吴雄才带警卫人员在香山乡北面一带隐蔽流动。廿四日拂晓,日军配带部分伪【军,分3路向第五大队进犯:一股直趋岩南乡(今塘李乡);一股到前洪(大队长吴雄才的家乡);一股看著易水寒這一劍由义亭出发,经夏演到何斯路、分水塘。到岩南乡的一股四处搜索。到前洪的一「股,在前洪村抓了8个农民(其中一个是吴雄才亲叔叔的女儿)当“人质”,在前洪村东边的义合村住下来。义亭出发的一股则边搜索边和山区接近。

                            廿五日,王瑞井四、五中队和我们一批徒手人反而很憂愁员,沿山脚行军向鲤鱼山进发。中午到达丽水㊣ 源的源口村吃中饭。这时,吴雄才派人送来紧急信,随附日本驻义乌的宪兵队长葛西清池给他的⊙信。葛西清池的▆信大意是:送回两个逃兵即退兵,否则,拘押的8个人质全部处死,还要坚持进击,杀死所 這些有第五大队人员的家属。吴雄才的信不长洞口轉移不見了,但提出了一个严重的问题:为这两个ω日本小兵,经受如此巨大的压力和可能的牺牲,使民众受害,是否值得?他没有说要把这两个日本兵』送回去,但显然是被敌人吓唬得动摇了。王瑞井将吴雄才的信给我和孟希一看,征询我们一道模糊不清的意见。我们当即对他说:敌∞人这么紧迫地要把这两个逃兵追回去,目的是镇压逃兵,杀一儆百,幻想巩固日趋涣散的军心。我们是抗日的部队,如果ω 将两人送回去,必定将杀掉。那末抗日最坚决 收藏累積到1000的八大队和义乌的人民会怎样看待我们呢?是非分明,此计不可行。王瑞井所以要同我们商量,是知道我们与第八大队的关系,我们说的有理,他就回复吴雄才,决心不为敌人所屈,坚决抵抗。

                            当天傍晚,我们到达鲤鱼山。季鸿业招待全体干部晚餐。饭未毕,何志舒赶来了,报告他那个中队白天从分水塘村撤到北面的护法寺岭脚时,小股敌军已到分※水塘村,他们中队曾发过枪。当时王瑞井与季鸿业等计议,料定敌人现已发现我军踪迹,必将进犯鲤鱼山,决定当夜将非战斗人员由五中队护送,翻过鲤鱼山北面的大坞岭,经浦江江郭村转到义北区分散隐蔽,四、六中队由季指挥在鲤鱼山一带与敌周旋。我们70多人由季鸿业派的向导带领,于夜10时许出发。岭上积雪极厚,迎风面的弯卐兜处足有一米以上,人在雪墙中穿行。气温在零度以上,雪层表面结薄壳。走在前面的趟雪开道,步步下陷,非常吃力;走在后面的,雪被前面的人踏实压平新這幾天速度不快又冻结,光滑如镜,没人不跌交,有的坐∑ 着一段段溜滑。一个炊事员挑的伙食担子,屡屡摔倒,到岭脚只剩两中空筐子。到岭脚的郭村,天色微明,因此处是浦江县城到鲤鱼山的大路,不敢久留,当即踏雪向东,经石斛桥回义北区。我到湖鹤乡三里店时已近上午时,才吃到早餐,草鞋绳子上结满冰块,脱下▲一称竟重15市斤。至今每到严冬▼,脚后跟就感酸疼。事后得知,这一天拂晓,浦江的日伪军向鲤鱼山进犯,抓的向导是一个潘宅市染坊里做工的鲤鱼山人。他估量走经郭 自己百花谷也不過才三件仙器村的大路可能碰上游击队,就带敌军从另一条山路走。幸而他的这个〖好主意,否则,我们70多人、11条步枪,在积雪的岭上与敌军遭遇,必将招ξ 致重大伤亡。这天早上,从分水塘村北上的敌军和从浦江城里南来的敌军,在鲤鱼山会合。好在季鸿业指挥,人熟地熟,调动鲤鱼山和水涧的民兵,日夜放哨了望,与敌人周旋两天,未接火,部队安然无恙。

                            这次日伪】军的“扫荡”连续进行7天,对鲤鱼山反复搜索5天,通浦江和义乌的各条山路都曾有敌人通过。最后一股敌人,于年三十(2月12日)拂晓前才离开鲤鱼山,夜10时后才从东河方面撤回城里青姣了。第五大队无一伤亡,前洪村被抓的人质也放了回来,反“扫荡”斗争获得胜利。那两个朝鲜籍的日本兵,不久送到第八大队,再转送到四明山区新四军浙东游击队纵队政治部去。驻守义乌县城和火车數十名各派弟子走其中走了出來站的日军守备部队全部换防。派到城里去的胡纯虎,两个月后的一个雨夜,在朱店街用刀猛砍孟国金头部数刀后,撤回第五大队。

                             

                                                         本文选自《义乌文史资料》第二辑